为游戏正名:现实已破碎 游戏来修复_0

  怕玩物丧志、网络成瘾,于是,大人们习惯性地视网络游戏为洪水猛兽,一边极力限制孩子玩乐时间,一边不忘呼吁出台相关政策。话虽如此,可别忘了,这些为人父母的,哪一个不是贪玩长大的,尽管那代人当时没有电子游戏机、电脑单机、网络游戏……

为游戏正名:现实已破碎 游戏来修复

  善恶之辩

  游戏真的一无是处?

  实际上,很多持“游戏之恶”看法的人,不过是把过度沉溺直接等同于游戏本身了。

  玩游戏真的一无是处吗,或者,换个问法,玩游戏到底有什么不好的?就拿我个人经历来说,从小到大,玩过泥巴、玩过弹珠、玩过卡纸;有段时间无聊,一群男孩子可以把空可乐瓶当足球踢,一踢就是半天;后来玩电子游戏,从任天堂到小霸王再到几毛钱一个铜板的游戏机厅,如今这些都成了80后的文化标签和美好回忆;再到后来,家用电脑普及,我们经历了拨号上网、高速宽带和无线wifi等阶段,与此同时,游戏也从单机时代过渡到网络时代。至今,我都能清楚地报出那些曾经陪伴我成长以及打发好几个寒暑假闲暇的游戏:《金庸群侠传》、《FIFA足球》、《破碎虚空》、《心跳回忆》、《仙剑奇侠传》、《古墓丽影》、《生化危机》、《疯狂赛车》、《足球经理人》、《红色警戒》、《反恐精英CS》……我在想,如果没有它们,甚至没有游戏,我的生活又会怎样。

  当然,现在的我,人到中年,身兼法律人、媒体人、书评人、经理人等数职,活得还算主流、有为。只是因为时间不允许,少了玩游戏的时间,但是我并不觉得游戏误了我,相反,引用哲学家伯纳德·苏茨的话来说:“是游戏,让我们在无事可做时有事可做。所以,我们才把游戏当做‘消遣’,视为填补生活空隙的调剂,但它们远比这些重要得多。它们,是通往未来的线索。它们此刻辛勤培育的东西,或许正是我们日后唯一的救赎。”苏茨讲的并没有夸大其词,譬如我们在游戏中养成的策略思维、专注一致、协调能力、团队合作等,哪一个不是干好工作所需要的。实际上,很多持“游戏之恶”看法的人,不过是把过度沉溺直接等同于游戏本身了。试问,哪一个事物是过犹可及的?

  为游戏正名

  创造游戏来修复破碎现实

  在未来25年里,见证某个游戏开发员赢得诺贝尔和平奖,似乎并不那么遥不可及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