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天堂-Glu掌门人:2016年行业继续洗牌 VR崛起AR有致命伤

Glu Mobile是一家全球知名移动游戏公司,任天堂 拥有《金·卡戴珊:好莱坞》、《猎鹿人》和《美女餐厅》等一线手游产品。任天堂 其中,明星IP定制类游戏《金·卡戴珊:好莱坞》发布至今已创造了1.3亿美元收入。Glu首席执行官尼克洛·德玛西(Niccolo De Masi)近日接受英文科技媒体VentureBeat采访,围绕明星IP游戏、独立游戏的未来、虚拟现实技术前景等热门话题,分享了他对2016年移动游戏产业发展趋势的看法。

尼克洛·德玛西(Niccolo De Masi),Glu首席执行官

记者:对于贵公司擅长经营的明星IP定制游戏市场,您认为明年会出现怎样的变化趋势?

尼克洛·德玛西:我相信在2016年,移动游戏市场会出现另一款与《金·卡戴珊:好莱坞》量级相当的产品。本公司以及其他公司都有可能是下一款畅销明星IP定制手游的开发商。我可以透露一点,《金·卡戴珊:好莱坞》在上架后的五个季度内已经实现1.3亿美元收入。

这是金·卡戴珊的最大收入来源吗?

德玛西:不见得,卡戴珊可是超级大腕。但我相信游戏能够成为明星们的重要收入来源。对于凯蒂·佩里来说,巡回演唱会很可能是最大收入来源,赞助和商业代言也能带来较多收入,她还有唱片。可我希望游戏能够成为凯蒂第三或第四大的收入来源,那就很不错了。

明星IP定制手游如何避免热度迅速衰减的问题?怎样才能让它们更健康?

德玛西:将它们统称为明星手游有失公允。这就好比你因为要买凯蒂·佩里的专辑,就永远不会购买泰勒·斯威夫特的专辑了。音乐家、真人秀明星、动作巨星和体育明星是不同人群,围绕他们创作游戏的空间很大。

显而易见的是,本公司研发和发行的每一款游戏不可能同时出现在畅销榜前列,但前100和前50名内存在很多位次。如果你关注明星并经常使用社交网络,就会发现在移动游戏市场,基于明星IP改编的产品其实挺多的。

另外,我认为2016年将很有可能出现一款重磅射击类手游,我希望它会出自Glu。前不久,我们宣布与腾讯就《全民突击》(WeFire)在欧美市场的发行推广达成合作。目前《全民突击》收入全部来自中国市场,但已经是全球范围内收入最高的射击手游产品。我们获得了《全民突击》在北美、南美、欧洲、东非、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地区的发行权。

我们计划将《全民突击》的引擎与《火线指令》或《杀手》IP进行融合。我认为这会很有趣,因为《全民突击》的引擎和我们的射击游戏IP都已经赢得市场认可。当年《金·卡戴珊:好莱坞》也是这么研发出来的。通过这种做法,我们或许能够推出一款收入创造新高的移动射击游戏产品。

2016年还会出现哪些趋势?

德玛西:媒体个性化也将是一个重要趋势。名人将会成为品牌,与静态IP相比,明星IP为游戏产品带来的助力要大得多。你可以基于《星球大战》或漫威IP创作游戏,但它们的长线运营能力不如与明星IP定制游戏。在2016年,越来越多的好莱坞明星将会参与到移动游戏的推广。

虚拟现实(VR)也是重大趋势之一。根据摩尔定律,VR头戴设备将变得越来越廉价,我觉得在2016年,Oculus软件商店跟2009年的苹果iOS App Store,或者2011年的Google Play会很接近,将会为VR软件开发者带来商业回报。

在短期内,与PC或主机VR相比,移动VR更有可能成为潮流定义者。《猎鹿人》在一到两周前已经登录了Oculus商店。

您如何看待今年行业内发生的重大事件?比如动视收购了King。

德玛西:2016年行业将继续洗牌。资本将从东方流向西方,中国和韩国公司正开始挖掘国际市场。目前腾讯已经是Glu最大股东,未来会有更多亚洲公司通过投资、并购等方式进军欧美市场。

除了King和Supercell等极少数几家公司之外,你会发现,移动游戏市场的绝大部分利润来自韩国、中国和日本市场。不过,像EA和动视这样的传统主机游戏发行商不太可能受到来自亚洲资本的影响。因为在主机游戏流行的欧美市场,主机游戏收入始终稳定。

移动游戏市场规模还将继续扩张,您觉得呢?

德玛西:是的。没有人在出差时不带手机而选择笔记本或平板电脑。智能手机是当前最重要的科技产品。我打赌在某些发展中国家,消费者更愿意花1个月工资购买一部智能手机,而不是个人电脑。

谈一谈平台吧。在主机市场,索尼、微软和任天堂是主要的平台商;在移动市场,苹果、谷歌和亚马逊则占据平台主导地位。您如何看待各平台之间的竞争?

德玛西:谷歌正尝试重返中国市场,这是件好事,但我觉得在2016和2017年,谷歌在中国的收入还无法与苹果公司竞争。在智能手机和平板平台,苹果和谷歌公司将继续保持主导地位,同时他们也将尝试进入电脑游戏和客厅娱乐领域。这两家公司最有希望为玩家提供四屏游戏体验。苹果、谷歌、亚马逊和三星都试图通过单一的软件平台、计费关系和客户服务体验实现闭环,将消费者留在自己的生态圈内。目前苹果处于领先地位,谷歌第二,但亚马逊、三星和微软落后得就很远了。

Apple Watch和第四代Apple TV是今年苹果推出的两款新产品,但目前似乎有些边缘化。在2016年,它们有没有可能为游戏市场带来更多影响?

德玛西:对于游戏来说,VR比智能手表有趣得多,这一点毫无疑问。智能手表是玩家体验游戏的一个扩展设备,而VR能够为玩家带来具有沉浸感的体验。

Apple TV相当慢热,就目前来看还存在很大改进空间。

增强现实(AR)也挺有趣,不是吗?

德玛西:在我看来,AR的发展速度将慢于VR。没错,AR是业内讨论的热点话题之一,但游戏公司和色情内容提供商都看到了VR硬件在未来3年内为行业带来巨大机遇。

AR的问题在于,用户不可能一直戴着头盔。Glu曾经面向可穿戴设备谷歌眼镜开发过一款游戏,但直到今天,谷歌眼镜依旧没有进入市场。

平板电脑是否已经进入增长停滞期?

德玛西:现实情况是,智能手机的用户规模仍在不断扩大。你已经不再需要平板电脑,因为新iPhone 6 Plus几乎跟iPad Mini一样大。平板也许可以替代个人电脑,但它们替代不了手机。

您刚才谈到行业洗牌。在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的趋势下,独立游戏和独立开发团队的生存状况是否变得越来越艰难了?

德玛西:确实如此。时至今日,移动游戏产品的用户获取成本、广告投放成本和整体营销规模都是很多独立开发团队所无法承担的。对独立开发团队来说,要想在今天的移动游戏市场一夜成名,难度几乎与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梦想制作一款主机游戏大作相当。在2016年,这一趋势还将继续下去。

在2016年,移动游戏畅销榜有没有可能发生重大变化?

德玛西:畅销榜一直都在变,只不过变化越来越缓慢。消费者对游戏的品位终究会发生改变,过去3年很多社交博彩、三消和RPG游戏都取得了成功,但我相信畅销榜前列将会出现为玩家提供新鲜玩法的新产品。消费者需要在他们的手机中安装新游戏。

坦率地讲,在全球一线移动游戏公司中,Glu还是一个小角色。对于我们来说,一款收入达到1亿美元的游戏就是超级大作,但这个收入量级对King来说意义就不大了。King年收入达到25亿美元。如果有朝一日,Glu的某款游戏收入达到2亿、2.5亿或者3亿美元,将为本公司带来巨大改变。这是有可能实现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